温州安徽商会
温州安徽商会
温州安徽商会

天下徽商

当前位置:首页-走进安徽-天下徽商

全球停滞性紧缩风险加大

2016年04月26日

        近期,全球市场剧烈动荡,为复苏前景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。特别是随着国际大宗商品繁荣周期的结束,全球价格总水平趋于下降,加剧通货紧缩的压力。从金融流动性到经济增速,全球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都面临着严峻考验。

        全球金融市场巨幅波动和通胀低迷同样引发了全球央行的忧虑,如何为复苏开处方、摆脱“停滞型增长”,已经成为摆在世界各国面前的一大难题。

        何为通缩?尽管学术界对其涵义各有界定,但都强调一个必要条件,即物价全面持续性下跌,呈现出“停滞性紧缩”的特征。

        实体经济通缩持续,当前,多个经济板块通货膨胀率持续下行。根据摩根大通全球通胀数据,2015年第二季度全球通胀率仅为1.6%,远远低于1990—2013年间11%的平均水平。欧美国家的核心通胀率偏离通胀目标轨道,即便去年欧洲央行祭出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也难以力挽狂澜,欧元区通胀率仍徘徊于临界线附近。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国家内部增长乏力,深层次问题突出,工业生产下行,特别是中国降低产能、削减库存等结构性调整措施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全球需求不足,通缩风险正在全球范围内蔓延。

        影响全球价格总水平下降的因素有所增加,而影响全球价格总水平上行的因素有所减少,美联储加息加剧了全球市场价格波动。美元主导世界经济金融周期,美元货币周期的转变是认识世界经济金融走向的前提。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,在这一过程中,美元升值效应将通过“进口-购进价格PPI-CPI”的渠道影响价格总水平。

        美国既是全球通货紧缩的“输入者”,也是全球通货紧缩的“输出者”。由于美元是全球大宗商品的基准计价货币,美元持续升值导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进一步下降。

        实体经济增长乏力和产出缺口扩大也导致通胀低迷。2008年次贷危机、欧债危机以来,全球需求动能和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,全球工业产出以及新订单指数低迷,显示制造业复苏迟缓和低迷。但金融危机肆虐三年间,全球进口总体萎缩8.4%,中国却逆势增长23.3%,成为全球需求的主要支撑者之一。

        然而随着近年中国启动“去杠杆、去产能、去库存”进程,增量需求大大放缓,产出缺口开始加大,全球有限的市场资源成为各国的竞争焦点,直接导致了全球价格总水平的下降。

        作为世界经济晴雨表和国际贸易先行指标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(BDI),由2014年11月的1464点跌至目前的905点,跌幅高达38%,为30年来的低位,凸显出世界经济放缓和原材料进出口带来的贸易低迷。

        此外,美元正在步入新周期,将会使许多以美元计价的新兴经济体增加海外债务风险,并推升全球债务负担和融资成本。据IMF统计,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,新兴市场的大企业利用离岸子公司通过在离岸市场所发行的债券、跨境外币贷款来进行资金套利交易。如果美元进入升值通道,新兴经济体债券展期成本将显著上升,债务风险也会随之升温。

        与此同时,人口结构的变化对世界经济和价格总水平的影响更为深远,全球主要经济体步入劳动人口周期变化拐点,特别是2008-2014年,叠加了美系国家和中国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人口周期拐点。

        人口结构变化,老龄化趋势导致储蓄消费结构变化,消费增长趋于停滞,这是导致供给失衡,并进一步引发全球需求萎缩和价格总水平下滑的重要因素。

        眼下,全球面临的通缩是结构性的,结构性问题须结构性改革应对,寻找新的“供给替代”,提高全要素生产率,切实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才是治本之策。

走进安徽